宥裂泽

叫三木就好……相泽老师本命……小英雄,凹凸,文豪……很多坑。画画,写文,刻章……啥都有吧……人怪,不知道好不好相处


文手画画最为致命
「不,我连文手都不是」

关于为什么总裁文为什么被喷得很惨这个问题……

呃……极速码文,无空检查错字,「这不是文,是你的胡扯」←本体闭嘴

昨天脑内快速过了个问题,我试图还原出来,但我的手机只有一丝电了。所以我打算如果我能在没电前敲完,我就下床去找充电器,反之……我就睡觉「困」
     为什么总裁文被喷的这么惨 ?
     个人觉得虽然这个东西剧情是比较恶俗,但如果明知道男女主角会在一起,看的时候反而没什么负担,也算是另类的排解情绪的方法。「三木觉得人家作者都写出来了,意见是意见,批评是批评,而不是去喷他」好了,我又自相矛盾了,放弃x
   毕竟我尝试还原了第一个写总裁文的人的脑回路
「接下来是无逻辑预警嗝」
    一般都是什么鬼畜设定呢「哈欠」无非就是什么傲娇女下属,霸道高冷的男一总裁,和温柔体贴的男二,而女主是受虐狂偏要高冷傻逼的那个「喂,不对,三木你个人言语过激啊」什么,还行,别管我,继续。
    但其实如果是为了写言情文,而写的话,一般就是,想个合适的性格,套个会导致这样性格的社会背景以及工作,开始的时候甜,后面狠狠插刀子,最后哪个人良心发现,二人终成眷属。「这段是我胡叟的」
    那么,也就是说其实原来那个作者十有八九是想塑造一个高冷霸气的男主,和人缘好但命不好的女主。接下来的事我觉得可以理解,对于高冷霸气你能想到什么?王子?死神?不好意思,这些东西中国三次元通通没有。但人们从曾经有皇帝的那个时代会有一个印象在脑海里,就是——高贵富有的人养尊处优后都是不待见人并且不容拒绝的。所以,高贵富有者大概就被这位作者定位在了那些家里世代集团家中的少爷,也就是后来的总裁。
     其实,如果你问我,别的工作难道就不能胜任吗?答案是可以的,随便你,你的工作和性格有什么出入管我什么事?又没人说犯法?如果女生对那个人是真爱,要爱还是一样回去爱。这仅限于我们「或许只有我「这种写文纯属为了自己开心的人,想的东西。但大部分时候,一个作家还是要适当考虑将来观众的反应的,及其影响的销量问题。
    举个例子好了,同一个作者的两部小说。《微微一笑很倾城》里的男主,小高冷,实际暖,对女朋友霸道一点点是这位男主的浪漫,所以男主告白的时候,观众们的反应大多是“诶呀,甜死了,终于告白了”而《何以笙箫默》里,男主多了一种高傲属性并且能察觉出女主的爱意,所以表白的话,观众反应一般是“啊啊啊啊啊,这个总裁天使吧,愿意放下自己的高傲来做一个平凡人去爱女主诶!”
      这就是职业带来的影响,不妨考虑把人设和职业互换一下,你会发现产生后的男主的属性会从高傲,变成,自大。普通人有什么权利高人一等的优越感,这个男主实力单身什么的……
      所以总裁文刚出的时候想必是成功的吧。但后来想必写类似总裁文的人,大概也是被封锁在了上述类似的思维框里「靠,你就扯吧」易导致小幅度调整某些结构,只会给人恶意抄袭的错觉「或许就是抄袭呢?我怎么知道x」
    泛滥过多,但时间久了便让人觉得千篇一律的东西,果断惨遭封杀。「还好吧……其实没那么糟」本体,你一天不怼我难受是吗?「我哪有?」说的就是你!括号里的!「你还没讲完呢」我讲完了吧,「是吗」是啊,不然你还要我怎么讲,全篇瞎扯,我也很不容易的好吗……「盯」盯你妹,本体你昨天失眠了,快滚去睡觉「我不」气化你哦「……」

       什么,大型精分现场,不,这其实只是为了怼我自己「我以此为乐」
     如果你看到这儿,那么恭喜你又浪费了大概一分钟的时间「笑」,但作为自己,我是感谢你的。
 

所以我要去找充电器了……「心情复杂」哎,不想动啊……

八音盒 「无cp向,小产物……」

    荼毘——自白/     八音盒



      八音盒啊,真烦人呢。这种东西不断重复着一小段音乐,听多了就像烧了它啊。上条上得多,那机械的音符便仿佛急着竣工般快速而麻木的跑出,上得慢的话……啧,调子如吊着半口气垂死的老人一般。八音盒本身音乐发条的分段就十分恶心,把原本在歌谱中的完整一段卡在关键部分,让你忍不住再听下去,循环往复。这东西除了外观好看还有什么用来着?大概是什么所谓的保存时间永恒?
    在我眼里这就是最虚伪的东西。
    所谓的英雄社会不就是这样吗……根据人们的期盼而上下浮动,所谓的英雄拯救不了不了所有人但在人们印象中又总是刚好出现,卑鄙啊,拉走了所有人的信任……那为什么不救救个性失控的我?为什么我承受自身焰火时你们只是怜悯得看着我?行动呢?一个孩子跑到那时的我身边大骂我为怪物,哈?所以他自己要靠近我受伤时你们却鄙视我?凭什么啊……hero……你们真的公平吗,戚。
   所谓的时间,所谓的社会,保存的都是肮脏迂腐的东西,而我必将用青色的火焰将其清除……
    火焰,净化一切,那燃烧后的灰堆,便是你们邪恶的证明。
    到底,谁是恶人?

继续敷衍。
哦哈哟·
——历尽千帆后,归来仍少年。

神经病现场
迟到了……「不对,是错过的」
生日祝贺
罗斯大人生快
被恶心到的人……对不起!
「不知何来的勇气发出这条老福特……」

中国就是中国
它是我永远的家。

麦相 《同期的他们》 *看预警!感谢!

论我醒了但没事做所以在码文
还有一半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我这个人真的很讨厌乘飞机,浑身难受,码文好了
不求不喷,但求轻喷
麦相
原背景
大概不ooc
很久想写的一篇对于yamada「山田】和「aiziwa】的关系的看法「有点偏差orz」
小学生文笔预警
如果ok     请下拉
   











   山田阳射和相泽消太是两个几乎相反的人,一个安静,慵懒,讲究合理,另一个话多,爱热闹,生活随性。他们在一起的概率有多大呢?大概和相泽消太放弃合理性的概率差不多……他们是两个在地球上拥有最远距离的人……甚至在人生的剪影里都不曾出现过对方。
  两条注定相交的直线在雄英高中会聚了。
  相泽消太很早地出了门,这是他高中三年的第一天,虽然考进雄英后还是难免有几分高兴的,但生活早就教会了他隐藏情绪,所以你在他脸上看不出一丝神情。到教室后便抽开椅子开始了睡眠……
   

x当相泽消太迷迷糊糊醒过来打算上课时,刚抬起头,一双豌豆色的大眼睛跟自己碰了个着,金黄色的头发短而翘起「喷发胶的咳」。可没等相泽把睡眼好好聚焦看清楚,对面那个人突然就叫了出来“啊啊啊啊啊!你怎么突然就醒了!很吓人诶!你好,我叫yamada   hizashi「山田阳射】是你邻桌哦,你叫什么啊”山田如机关枪一样叨叨了不少。
  相泽无奈地揉了揉被这个叫山田的家伙喊大了的头,看了眼手表,然后继续把头枕在手臂上,“aiziwa   shota「相泽消太】还有,你吵到我了,请不要再打扰我睡觉了。这缺乏合理性”声音透过衣服布料穿出,并不是很清晰,带着15岁少年略显青涩的声音,显得有些可爱……哦不,其实只是山田这么觉得的。他听完他的邻座和他的第一句“友好交谈”后,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看着身边的一小只相泽又重新缩起身子开始睡眠,柔顺的黑发有些长,便散落在手臂和课桌上,校服随着呼吸正小小地上下起伏。山田暗下决心要保护好他的这位邻桌,虽然说话是有点冷而且字数不多,可他看上去这么瘦弱万一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然而,山田立马在他们的第一节实战课取消了这个想法。在他发现相泽消太是他们班的体术第二名时,在他上完课去勾住相泽肩膀后吃到一记过肩摔时……山田一脸无辜得扶着背走进教室,而罪魁祸首正坐在教室的角落里发呆。
  山田如佝偻的老人般回到自己的座位,刚想坐下,相泽突然转头看向自己,山田有些后怕,双手交十叠在胸前做出防卫的样子。“相,相泽同学,我们有话好好说。”
“……”
“对不起”
“什么?”
“我弄伤了你,我觉得道歉很合理,但也请你不要突然就出现,身体机能反应是改不了的”
“啊……原来你在为这件事道歉啊,噗,其实不用的!我们是朋友嘛,没关系啦”
山田并没有察觉到他在说“我们是朋友”时,相泽眼神的逃避和一丝震惊
“原来我们是朋友吗……”
“是的吧,不要太拘谨嘛”
“不,我们不是,这缺乏合理性,我们之间明明什么都没发生过,不会是朋友,而且这里是雄英,如果想玩交朋友的游戏……”
“停,相泽。我们是朋友,这种关系不需要太多的口头敷衍,我能感觉出来,谢谢你的道歉,放学后一起回家吧”
“……,戚”
然后两人还是一起回家了。这是相泽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打山田这种事道歉。
   时间飞逝,到了雄英体育祭了,以麦克和橡皮头的实力自然是可以杀进决赛的。这次决赛形式是:水上浮台【可以在水上浮台自由使用个性,但如果掉落水中或被浮台带带到池边则淘汰】
很快麦克和相泽就淘汰掉了各自的对手,开始4进2的比赛,很不巧,他们两个,看来是要打一场了。
    刚开场,麦克就先发制人,毕竟只有15岁的孩子,自己的个性非得要说些什么才能使用,面对别人还行,可是在相泽面前麦克只能说是次穷,“我不知道该喊什么啊喂!!!!!!”
麦克个性发动,强大的声波把相泽的浮台迅速往池边移动,橡皮头立马消掉了它的个性,眼看浮台就要着边,谁知相泽竟然一跃而起,扔出束缚器,麦克赶忙接招,“我不想被捆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正面突击的的绷带被声波摧毁,但其实手背里还藏着一段又不停息地向麦克扔去。这回不行,时间间隔太短了,麦克没有防住,被捆成了木乃伊,而相泽则落在了麦克的浮台上。裁判满意地点点头,“很多人都觉得这次对近战选手不公平,但其实规则并没有束缚达到他人浮台这一条,这次的学生很不错啊”
   麦克心里一慌,“yhea!!!!!!”
束缚器便应声断裂。可现在这个局面并不乐观,他的体术和相泽比起来实在差的有点多。麦克又一次发动个性,可是毫无意外得被消抹了,他被相泽绑起来扔到水里去前最后看见的,是相泽出血的耳朵……
“比赛结束!获胜者!1—A的相泽消太!”
麦克浑身湿漉漉地坐在医务室里,可他左等右等都没看见消太,难道这傻子忘记自己耳朵已经伤成这样了吗!好吧虽然是自己弄得。麦克有些生气地跑出医务室,刚开门,见看到消太站在外面“相泽!,你怎么不进来!”
对面的人摇摇头,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又挥挥手
哦,他在说:你说啥,我耳朵听不见
治疗婆婆,用拐杖狠狠戳了戳他们两个。治疗好后就把他们俩齐齐推出医务室。
   麦克急匆匆跟上相泽的步子,抓住他的小臂“消太!加油啊!”相泽一愣,抬起肘关节,麦克以为自己又要被击飞了,没想到相泽只是轻轻的敲了一下他的胸口“嗯,知道了。”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向着樱花树的窗开着,落英缤纷,他站在风中。麦克看着消太的背影,“我在等风,也在等你”
  虽然最后相泽是第二名,但相泽还是在麦克的生拉硬拽上好好庆祝了一下——到中央公园撸猫——

   再一转眼,当初两个15的小伙子都已经要高中毕业了,是的,今年他们18了,是大半个成年人了。
  今天是毕业前两天,是相泽消太向山田阳射表白的日子。
   今天是毕业前一天,是山田阳射向相泽消太表白的日子。
   今天是他们俩毕业的那一天,他们在一起了。
   为什么是相泽先表白的呢,因为他发现自己喜欢麦克了,发现自己居然可以接受这种完全不合理的人出现在自己身边并接受他的好意,在他的字典里,除了“喜欢”和“发疯”,其他词都无法说明这是为什么。而相泽去医院检查过没有精神病后被医生翻着白眼推了出来,医生还对他说记得请他喝喜酒。之后……相泽顿悟了……
   麦克,哈,不用说,,肯定喜欢相泽的啊喂,相泽跟他表白的时候他觉得相泽就像一块从天而降的金子,把自己给砸晕了,但却又深深幸福着,虽然他这两天也在考虑表白,可他实在没这个胆。至于为什么他又表白了一次……「当然是为了做上面的x」
   一个是深思后的答案,一个是冲动的爱情。巧合的是,他们的行动竟如此一致。更巧合的是,这不是巧合 。
   他们就是两个在地球上拥有最远距离的人。那你可知那最远的距离是怎样做到的?站在地球两端?不。真正最远的距离,是两个背靠背站在一起的人,他们看到对方的距离,是最远的,他们思想不一样,行为不一样,性格不一样,目标不一样,喜好不一样,很多地方都不一样,甚至可以说是截然不同的相反面。他们站在一起,向前憧憬着自己未来,又让自己的后背,成为对方的依靠,也许在雄英高中之后,这两个人注定是会向截然不同的方向跑去,但是,当他们真正要到达分开的临界点时,才发现自己的手与对方的手十指相扣,离不开了啊。
    相泽转过了身
    山田转过了身
    他们的距离
    是最近的




  

                       by:LOFTER裂木泽
                   
                             三木

沙雕条漫
没有板子我能怎么办
「算了,本来就画地丑」
荼总!你要相信我是爱你的!
脑洞来自于我前两天喝了一杯过期四年的流奶
溜了
感谢某弔哥的倾情出演

麦克老师生快啊!
七月七号过生日……
真的是……七夕节「虽然不是阳历」
贺图肝得我肾都没了
明天交贺文「渐渐成习惯」
鬼知道为什么在山田生日放相泽的图
/我就是偏心消太你咬我啊!
「叉腰」
偷表情包是我没错了「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