咽。

三木。不善言者,我與。

p1是私服荼哥\无伤疤
p2是相泽生贺图\很久之前忙着考试就没法
我要爬墙少主,虽然原来的墙也不会弃
我爱这个30岁的洁癖老男人

我英乙女 荼毘

荼哥穿越到现实以及当他知道你在语c中主皮是他后

「荼哥专场——」

  漫步于寂静的小区里,不时两三声电动车或是行人从你身边经过的声响只能显得内心尤为孤独。你几乎想淡忘那名为三次元的一切,所以渐渐学会在孤独中寻找同样孤独的人。你找到了,当你刚了解他几近所有的一切时你遐想着他内心深处孤独的灵魂,并自私地给予了他同情,他的名字叫荼毘,或者可以说是轰灯矢,是一个在大人眼中不存在的“人”。二次元的人物对于你,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单向的情感,永远也绝不可能得到所谓的回复,但是你却沉醉其中,因为,至少不会被拒绝。思绪逐渐飘回,聚光也慢慢恢复正常,黯淡的小区里映着灯苟延残喘的亮度。

  身后不远处传来了几声极有既视感的皮鞋跟叩击地面的声音,像极了荼毘正缓缓走向即将被燃烧的猎物的那种懒散的节奏,让你不禁想回首看看,但由于并未找到好的借口也因为你心知肚明在三次元中如果真的遇到纵火犯或者不法份子可不是闹着玩儿,你只好抬手看了眼手机的时间,“11.47”,便向家里跑去,匆忙到以至于你忘记把手机锁屏而仍其在夜里惨白的发亮。

  不久后你便没再听到那脚步声,心中暗道应该是在刚刚居民楼转角离开了,可下一秒你却感到从指尖流淌的滚烫的热度以及发现了你燃烧着的手机壳,你硬生生楞了一秒然后把之前所有的理性和冷静全部扔飞,“谁这么缺德烧我手机壳!这上面可是有荼哥的!烧坏了你赔得——”你边说边抬睫看向身边的一个烧你手机壳的男人,可当你看到他恰到好处的锁骨,使人略显怪异的超大面积的伤疤,以及一双蓝绿的瞳和看上去刺刺的头发时,你差点完美地演绎了什么叫土拨鼠尖叫。“我只是为了保护我的肖像权,以及不想因为这种事而被通缉。”男人微眯了眼睛,本就因为下眼皮周围的伤疤而倍显无神的眼眸此时更是挂上了几分困倦以及嫌恶,是一种类似于看变态的眼神……

  “荼毘?”你匪夷所思地开口,听着自己颤抖的声线更是觉得可笑。

  “我们认识?我怎么不记得我见过你这种…变态。”他戏谑地挑起一边的眉上下打量着你,可鼻子以下的表情却没有一丝牵扯。

  “我们回家,你前两天被车撞傻了,失忆了,还有我不是变态,我是你女朋友。”你一脸严肃且担忧地胡叟着话,其实早已被那个挑眉的动作勾得魂不守舍,就算是梦,也值。意料之外的,荼毘同意了,并且乖乖地跟在你身后进了你的家,即使他的神情没有一丝缓和。

  你把手机放在茶几上后便转身进了厨房,拿了袋曲奇以及泡了杯茶后打算招待这位贵客时,你却发现他在翻你的手机便签——

  钟的秒针咔嚓咔嚓转了三下后,你以几近光速地从他那双骨节分明的手中抢回了手机,平复了情绪后,“我希望你什么都没看——”“我看完了。”那让你整日魂牵梦绕的声音再一次打断了你。你想说些什么来防止已经石化的自己碎得七零八落,瑟瑟开口“哈,哈哈,你阅读能力好强啊!真快啊!”而荼毘只是身子向后一倾靠在了软和的沙发垫上,嘴角周围的补丁完美地拼凑出了一个引人笑,“原来我这么受欢迎以至于要你自己变成我来满足你变态的欲望吗?不过好在至少你没把我写得那么恶心。”荼毘双手撑在腿上借力站了起来,晃动的身形让他本就穿地松垮的体恤下拉地更多,他走过来伸出了那半只都布满伤疤的手用无名指挑起来你下颚,虽然动作很暧昧却用着一种看垃圾的眼神轻浮地扫过你,声音冰冷而又低沉了几分,“让我教教你什么才是“荼毘”正确的说话方式吧”

是恶魔的耳语,看来这辈子都要栽倒在这个纵火犯先生上了。

 


end

我想发点无厘头荼哥语c,想看的评论一下好不好,虽然我皮的不好就是了

有人找我扩列吗

晚安了——


斯坦因角色解读「个人解读成分很明显」

我想写《高尚》的解读了……

啊……挖坑太多……

我真的喜欢写解读啊……

今天来聊一下斯坦因这个角色

因为我觉得这个角色对于我英这部番来说算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角色了,概念那方面的重要。并且我有在玩语c,对于敌联的几个成员来说,了解斯坦因的意志与思想,我个人认为可以更有皮气一点,要了解到底是什么吸引他们成为斯坦因看似相同实则不太一样的追随者。

  首先,我觉得第一次全面看完斯坦因这个角色的设定后,我思考的是为什么别人都可以接受现代“英雄社会”的模式,而他却不可以,并且他的思想可以被大部分的观众所接受,所理解,甚至有人认为会是“正义”。我不否认正义这一点,但这个正义是相对来说的。斯坦因的思想更像是停留在“无个性时代”「也可以说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思想,他将英雄看作为一个“不求回报的公益职业并为之牺牲一切”,所以在我们的印象中,如果有一个人在我们生活中能被称之为英雄,那这个人绝对伟大到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并且这个人绝对不会有类似于“工资”一样的经济来源,而正是这种伟大的人才是斯坦因所认可的英雄。接下来我们再对比一下我英中的个性社会。在我英世界观中,英雄已不再是罕见的人,而是一种危险程度高于普通工作的职业而已,类似于我们现在生活中的特警「可能程度还要高一些】,他们很辛苦,但已经在这个强大的社会中演变成了一种让人接受的职业,变得不再那么遥不可及,所以他们理应拥有工资,受人金钱,保卫城市,但这些人如果没有一颗足够勇敢与坚定的保卫之心是不会去选择这种在一些人看来“要钱不要命”的高危职业的,他们终究是受人尊敬的,可斯坦因偏偏不能理解这一点。「这里我的个人解读色彩有点重了……」

  他的思想是肃清和纠正这个错误的社会,也就是清除那些他所认为的假英雄,他为之而付出,而疯狂,他的意志也点醒了许多迷途中被社会所抛弃之人「注意,是点醒,不是与他们重合」。比如渡我,荼毘,图怀斯,斯宾纳,玛格姐,MR。观众们其实能感觉出他们有时候一些意志方面并不一样,却想成就着同一个理想,他们想塑造一个让人活着公平而无人被抛弃的社会。他们可能原来也不确定自己的思想该找一个怎样的意志才能寄托,直到看到斯坦因,他们有了共鸣,却又大相径庭,但迷茫之人并不会介意将自己的意志与斯坦因那足够“冠冕堂皇”的英雄论所融合。我想这就是死柄木对其不解的原因吧……

写到最后我好困……瞎几把写了……


继续敷衍。
哦哈哟·
——历尽千帆后,归来仍少年。

麦相 《同期的他们》 *看预警!感谢!

论我醒了但没事做所以在码文
还有一半是在飞机上完成的,我这个人真的很讨厌乘飞机,浑身难受,码文好了
不求不喷,但求轻喷
麦相
原背景
大概不ooc
很久想写的一篇对于yamada「山田】和「aiziwa】的关系的看法「有点偏差orz」
小学生文笔预警
如果ok     请下拉
   











   山田阳射和相泽消太是两个几乎相反的人,一个安静,慵懒,讲究合理,另一个话多,爱热闹,生活随性。他们在一起的概率有多大呢?大概和相泽消太放弃合理性的概率差不多……他们是两个在地球上拥有最远距离的人……甚至在人生的剪影里都不曾出现过对方。
  两条注定相交的直线在雄英高中会聚了。
  相泽消太很早地出了门,这是他高中三年的第一天,虽然考进雄英后还是难免有几分高兴的,但生活早就教会了他隐藏情绪,所以你在他脸上看不出一丝神情。到教室后便抽开椅子开始了睡眠……
   

x当相泽消太迷迷糊糊醒过来打算上课时,刚抬起头,一双豌豆色的大眼睛跟自己碰了个着,金黄色的头发短而翘起「喷发胶的咳」。可没等相泽把睡眼好好聚焦看清楚,对面那个人突然就叫了出来“啊啊啊啊啊!你怎么突然就醒了!很吓人诶!你好,我叫yamada   hizashi「山田阳射】是你邻桌哦,你叫什么啊”山田如机关枪一样叨叨了不少。
  相泽无奈地揉了揉被这个叫山田的家伙喊大了的头,看了眼手表,然后继续把头枕在手臂上,“aiziwa   shota「相泽消太】还有,你吵到我了,请不要再打扰我睡觉了。这缺乏合理性”声音透过衣服布料穿出,并不是很清晰,带着15岁少年略显青涩的声音,显得有些可爱……哦不,其实只是山田这么觉得的。他听完他的邻座和他的第一句“友好交谈”后,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看着身边的一小只相泽又重新缩起身子开始睡眠,柔顺的黑发有些长,便散落在手臂和课桌上,校服随着呼吸正小小地上下起伏。山田暗下决心要保护好他的这位邻桌,虽然说话是有点冷而且字数不多,可他看上去这么瘦弱万一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然而,山田立马在他们的第一节实战课取消了这个想法。在他发现相泽消太是他们班的体术第二名时,在他上完课去勾住相泽肩膀后吃到一记过肩摔时……山田一脸无辜得扶着背走进教室,而罪魁祸首正坐在教室的角落里发呆。
  山田如佝偻的老人般回到自己的座位,刚想坐下,相泽突然转头看向自己,山田有些后怕,双手交十叠在胸前做出防卫的样子。“相,相泽同学,我们有话好好说。”
“……”
“对不起”
“什么?”
“我弄伤了你,我觉得道歉很合理,但也请你不要突然就出现,身体机能反应是改不了的”
“啊……原来你在为这件事道歉啊,噗,其实不用的!我们是朋友嘛,没关系啦”
山田并没有察觉到他在说“我们是朋友”时,相泽眼神的逃避和一丝震惊
“原来我们是朋友吗……”
“是的吧,不要太拘谨嘛”
“不,我们不是,这缺乏合理性,我们之间明明什么都没发生过,不会是朋友,而且这里是雄英,如果想玩交朋友的游戏……”
“停,相泽。我们是朋友,这种关系不需要太多的口头敷衍,我能感觉出来,谢谢你的道歉,放学后一起回家吧”
“……,戚”
然后两人还是一起回家了。这是相泽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打山田这种事道歉。
   时间飞逝,到了雄英体育祭了,以麦克和橡皮头的实力自然是可以杀进决赛的。这次决赛形式是:水上浮台【可以在水上浮台自由使用个性,但如果掉落水中或被浮台带带到池边则淘汰】
很快麦克和相泽就淘汰掉了各自的对手,开始4进2的比赛,很不巧,他们两个,看来是要打一场了。
    刚开场,麦克就先发制人,毕竟只有15岁的孩子,自己的个性非得要说些什么才能使用,面对别人还行,可是在相泽面前麦克只能说是次穷,“我不知道该喊什么啊喂!!!!!!”
麦克个性发动,强大的声波把相泽的浮台迅速往池边移动,橡皮头立马消掉了它的个性,眼看浮台就要着边,谁知相泽竟然一跃而起,扔出束缚器,麦克赶忙接招,“我不想被捆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正面突击的的绷带被声波摧毁,但其实手背里还藏着一段又不停息地向麦克扔去。这回不行,时间间隔太短了,麦克没有防住,被捆成了木乃伊,而相泽则落在了麦克的浮台上。裁判满意地点点头,“很多人都觉得这次对近战选手不公平,但其实规则并没有束缚达到他人浮台这一条,这次的学生很不错啊”
   麦克心里一慌,“yhea!!!!!!”
束缚器便应声断裂。可现在这个局面并不乐观,他的体术和相泽比起来实在差的有点多。麦克又一次发动个性,可是毫无意外得被消抹了,他被相泽绑起来扔到水里去前最后看见的,是相泽出血的耳朵……
“比赛结束!获胜者!1—A的相泽消太!”
麦克浑身湿漉漉地坐在医务室里,可他左等右等都没看见消太,难道这傻子忘记自己耳朵已经伤成这样了吗!好吧虽然是自己弄得。麦克有些生气地跑出医务室,刚开门,见看到消太站在外面“相泽!,你怎么不进来!”
对面的人摇摇头,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又挥挥手
哦,他在说:你说啥,我耳朵听不见
治疗婆婆,用拐杖狠狠戳了戳他们两个。治疗好后就把他们俩齐齐推出医务室。
   麦克急匆匆跟上相泽的步子,抓住他的小臂“消太!加油啊!”相泽一愣,抬起肘关节,麦克以为自己又要被击飞了,没想到相泽只是轻轻的敲了一下他的胸口“嗯,知道了。”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向着樱花树的窗开着,落英缤纷,他站在风中。麦克看着消太的背影,“我在等风,也在等你”
  虽然最后相泽是第二名,但相泽还是在麦克的生拉硬拽上好好庆祝了一下——到中央公园撸猫——

   再一转眼,当初两个15的小伙子都已经要高中毕业了,是的,今年他们18了,是大半个成年人了。
  今天是毕业前两天,是相泽消太向山田阳射表白的日子。
   今天是毕业前一天,是山田阳射向相泽消太表白的日子。
   今天是他们俩毕业的那一天,他们在一起了。
   为什么是相泽先表白的呢,因为他发现自己喜欢麦克了,发现自己居然可以接受这种完全不合理的人出现在自己身边并接受他的好意,在他的字典里,除了“喜欢”和“发疯”,其他词都无法说明这是为什么。而相泽去医院检查过没有精神病后被医生翻着白眼推了出来,医生还对他说记得请他喝喜酒。之后……相泽顿悟了……
   麦克,哈,不用说,,肯定喜欢相泽的啊喂,相泽跟他表白的时候他觉得相泽就像一块从天而降的金子,把自己给砸晕了,但却又深深幸福着,虽然他这两天也在考虑表白,可他实在没这个胆。至于为什么他又表白了一次……「当然是为了做上面的x」
   一个是深思后的答案,一个是冲动的爱情。巧合的是,他们的行动竟如此一致。更巧合的是,这不是巧合 。
   他们就是两个在地球上拥有最远距离的人。那你可知那最远的距离是怎样做到的?站在地球两端?不。真正最远的距离,是两个背靠背站在一起的人,他们看到对方的距离,是最远的,他们思想不一样,行为不一样,性格不一样,目标不一样,喜好不一样,很多地方都不一样,甚至可以说是截然不同的相反面。他们站在一起,向前憧憬着自己未来,又让自己的后背,成为对方的依靠,也许在雄英高中之后,这两个人注定是会向截然不同的方向跑去,但是,当他们真正要到达分开的临界点时,才发现自己的手与对方的手十指相扣,离不开了啊。
    相泽转过了身
    山田转过了身
    他们的距离
    是最近的




  

                       by:LOFTER裂木泽
                   
                             三木

谈谈对49集的看法




这集感触太多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下集是第三季最后一集了……根据漫画接下来将进入新篇章……第四集前半部分不会太血腥了……
/怎么说呢……原来对这种高燃的东西不是很感兴趣的……但是这个作者的以欧叔心态描绘出的思想世界是能反应出非常真实的东西的……
作者说欧叔之所以那么努力是为了成为人们的精神支柱……所以去笑着面对所有,他做到了,所以当他瘦弱如枯骨的造型暴露在大家面前时,大家仍依赖他而为欧叔加油。
是的,大众已经完全把和平寄托在欧叔身上……
但其实……从客观角度来说……那是所有人内心深处对危险的恐惧与私心……是很肮脏的东西……他们已不愿去理解英雄这种职业而是去单纯地依赖上去……
当然,这是不可避免的正常现象……我觉得这种私心是几乎每个人都有的……
所以,各方面刻画来看既体现了欧叔成为和平象征梦想的成功,也体现了社会现状……
不行了……我要吹爆作者太太……在日漫找到真实感……
哭爆!
/对了,下集有家访内容!意思就是,相泽老师要扎半丸子头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激情社保
/图九为官图,那句话是对欧叔说的